第1章 我是来“救”你的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总裁爹地超凶的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?
确定
取消

第1章 我是来“救”你的

    晚上九点,孟蓁蓁准时到达了凌悦酒店的803房间。

    推开房门,就见桌上放着一束香槟百合,和一瓶开好的拉菲红酒。

    旁边放着一张卡片,上面写着一行字:“ 花美人更娇,美酒配佳人。”

    孟蓁蓁嫣然一笑,眉眼含情,璀璨而晶莹。

    她倒了杯红酒,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一件布料简约,近乎透明的裙子。

    明天就是她和爱了五年的男友湛柏祁订婚的日子,没想到今天提前收到了他的礼物。

    一张房卡,以及这条裙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暗示再明显不过,孟蓁蓁心里羞涩却也因为深爱而期待。

    两人相爱五年,湛柏祁在外求学四年,两人聚少离多,大多数时间都是通过手机在恋爱。

    都说时间和距离是爱情最大的***,他们俩反倒是感情渐深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高大英俊的湛柏祁就像是白马王子一样,是个不染尘埃的温暖大男孩,谁知道他竟也有这样主动的时候。

    孟蓁蓁洗了澡,换上了那件简约而感性的裙子,只照了一秒镜子,她就如受惊的小鹿一般逃开了。

    虽然是很美,但她真心看不了这样惑人的自己。

    赶紧喝口红酒压压惊,她深吸一口气,让节奏凌乱的心跳平复一下,关上灯,躺在床上等待着心爱的人。

    等了几分钟,湛柏祁没有来,她莫名开始浑身发热,意识也在渐渐变得模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孟蓁蓁强撑着坐起来,刚准备要下床,房门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高大的黑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柏祁,我,我很热,我很难受,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她以为是湛柏祁来了,一边说一边朝着那黑影走过去。

    可还没走两步,她双腿一软,身体无力的向前倾倒。

    那黑影一个箭步跨过来,抱住她,但与此同时,这样近距离的接触,也让她察觉到,这是个完全陌生的男人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柏祁,你是什么人!”孟蓁蓁一惊,慌乱地推开他。

    由于浑身无力,她这一推更像是欲拒还迎,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那双结实的双臂只是一顿,便再度收紧,抱起她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她的侧脸贴在一个宽阔温暖的胸膛上,有力的心跳声似在向她宣示着主人的强大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你放开我!来人啊,救命啊!”刚坐稳,孟蓁蓁便开始呼救,同时拳打脚踢的反抗着。

    忽然,他凑近到她的耳边:“嘘!”

    这一声,伴随着温热的气息,还夹带着淡淡的薄荷香,喷洒在她耳侧。

    一阵异样的感觉传遍全身,她的心里的热度更盛,那一个字便是星星之火,温热气息如风,瞬间燎原。

    “你离我远一点,滚开!”

    孟蓁蓁恼羞成怒地低吼道,身体却是不受控制的向他身边靠。

    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,孟蓁蓁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尖,终于又恢复了一丝清醒,推开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救你的!”男人耐心的与她解释。

    但这种情况下,孟蓁蓁曲解了他的意思:“你给我滚开,我不需要你救,你再碰我一下,我马上咬舌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威胁的话说完,虚掩的房门外又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孟蓁蓁以为是湛柏祁,刚要呼救,这男人猛地捂住她的嘴,抱着她藏到衣柜里。

    空间狭窄,孟蓁蓁仍没有放弃挣扎,可那双手臂就像是铁打的一般,任她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,心急之下,她张口咬住了他的食指。

    男人剑眉微蹙,却仍是一动不动,吭不都不吭一声,好像孟蓁蓁这一口对他来说就只是被蚊子叮了一下。

    孟蓁蓁咬得更用力,口腔里都溢满了血腥味,这男人还是不放手!

    而这时,外面响起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哎呀,都说孟家大小姐是云海市的第一美人,今天我就来尝尝这第一美人的滋味,美人儿,我来了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迫不及待的打开灯,发现床上空无一人,他怔讼了一秒,然后恼火地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,湛少爷,你不是在耍我吧,人不在房间里啊,说好的三百万也给你抵了,你不能言而无信是吧?行,我就等着你来给我找人。”

    孟蓁蓁一惊,停止了***这个号称“救她”的男人。

    湛少爷,他指的是湛柏祁?

    不!这不可能!姓湛的那么多,怎么可能是她深爱的湛柏祁呢?

    可是,除了湛柏祁,谁还会知道与她相约的这个房间?而她喝的酒,还这么刚好的出了问题……

    即便再不愿去相信,心也似被冷刃刺穿,冷到彻骨也痛到了彻骨。

    偏偏这时候,她的身体又陷入浑浑噩噩的火热中不可自拔,眼泪如雨,不争气的流下。她的双臂却不受控制得攀上了身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透过衣柜缝隙透进来的一丝灯光她可以看到,他穿着黑色的衬衫,衣领处的纽扣没有系,露出锁骨的轮廓。

    孟蓁蓁从来没想过男人的锁骨也会这么好看,这么感性,她抓着他的领口,脸颊贴了上去,感受到了难得的些许清凉。

    她是清凉了,男人的身体开始产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可是云海市的第一美人啊,那张精致美艳的脸蛋本身就是最致命的毒药,哪个男人能承受得住她的主动?

    何况她还穿着这么要命的裙子,周身散发着香甜迷人的橙花味道……

    那中年男人还没离开房间,男人也没有做出推开她的举动,只是单手拥着她,似安抚一般轻拍着她的背,默默忍耐着。

    可很快,孟蓁蓁就不满足于这一点点的清凉,她需要更多,更多……

    男人按住她不安分的手,大手捏着她的下巴,逼着她抬起头来,看清眼下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杏眸泛红,梨花带雨,眸底是一汪动人的春水,流淌着让百钢化为绕指柔的渴望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两人都僵住不动了,也不知道是他冰冷深邃的眸子摄住了她,还是她那一双火热含情的眸子勾住了他。

    外面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湛柏祁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啊,她应该在这的,喝了那种药也跑不了,我派人楼上楼下的找了,都没有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湛少爷,你不会和你相好联合起来诳我钱吧?”中年男人猜疑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我什么身份,用得着诳你的钱?我就是看不惯这个故作清高的女人,想找个借口甩了她。

    正好输给你三百万,也就拿她抵了,你怀疑我,我还怀疑你是不是把人玩坏了,偷偷藏起来了?”湛柏祁口无遮拦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一听就恼了:“切,我人都没看到,玩个屁啊!湛少爷,我可告诉你,是你说她还是清白之身,我才愿意用这三百万换她一晚的。

    我给你三天时间,把人给我完完整整的送过来。不然,我就只能去找你老子要这个钱了,到时候你可别说我不给你脸面!”

    说完,这中年男人便哼了一声,甩手走了。

    湛柏祁在屋里转了一圈,发现了孟蓁蓁的手机和衣服,看来孟蓁蓁还是穿着那件裙子离开的,穿成那样,她会去哪呢?

    踌躇片刻,他拿着孟蓁蓁的手机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房间重新陷入黑暗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衣柜里传出一声嗤笑。

    事实摆在眼前,残忍至极!这个湛柏祁,早已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不染尘埃的温暖男孩!

    他竟然赌博,借了钱还不上,为了不让家里知道,还拿她抵债!明天就是他们订婚的日子了啊,他怎么能,怎么忍心这样做?

    孟蓁蓁再次泪流满面,同时身体也在煎熬。

    她身边的男人轻声问道:“要不要送你去医院?”

    “不,你来救我!”

    湛柏祁的人可能还在附近,她现在这幅样子出去就等于是羊入虎口,所以,眼前这个男人是她唯一的解药。

    男人迟疑了几秒,抱着她走出衣柜,将她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炽热的呼吸贴在她耳边,男人笃定地承诺道:“我会娶你!”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