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让她永远消失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总裁爹地超凶的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?
确定
取消

第2章 让她永远消失

    凌晨三点钟,孟蓁蓁的药性已经解了,但身体太过酸痛,仿佛被拆骨割肉,让她一时还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身体疲惫,可精神却还在受着折磨,让她一刻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昨晚湛柏祁的所作所为历历在目,她痛入心扉,彻心彻肺彻骨,可怜自己这五年,傻傻付出全部的爱,在他心里,竟然就只值三百万!

    越想越不甘心,孟蓁蓁翻身坐起来,她要去找湛柏祁,狠狠的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谁知还没坐稳,身后那一只大手伸过来,揽着她的腰,又把她拽回到被子里。

    “放手!”她怒道。

    药性消失,她再也不会去抱着一个陌生男人,不管这人是谁。

    稍一迟疑,那男人慢慢的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他没有生气,充满磁性的声音,在她耳边轻柔的说道:“你不用对我这么大敌意,我知道你现在想做什么,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?”

    孟蓁蓁眉梢微蹙,想起了他昨晚的及时出现,诧异的回头看着他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?”

    昏暗的房间里,他的五官依然是模糊的,唯有那双眼睛,宛若天边最亮的寒星,明澈凛冽,透着能看穿一切的睿智光芒。

    面对孟蓁蓁的疑问,他轻轻一笑,转身下地,捡起了长裤穿上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我是什么人,等处理好了你的事,到东霖区的教堂找我。”

    他边说边走向房门,只打开了一个缝隙,门外有人递进来一个公文袋。

    他回到床边,将公文袋递给孟蓁蓁。

    孟蓁蓁裹着被子坐起来,疑惑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些对你有帮助的资料。”男人转身捡起衬衫,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他走后,孟蓁蓁也快速穿好了衣服,回到车上,打开那公文袋一看,她的心又狠狠得痛了一下,痛得她灵魂都跟着哀嚎!

    满腔的恨意涌上心头,犹如浓得化不开的迷雾,沉重而强烈,她一脚踩下油门,直接冲回孟家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孟家所有人都在休息,整栋别墅里到处都是黑漆漆的,唯独她的房间亮着灯。

    “柏祁,你说我穿这件衣服好看么?这可是你们家里送来的,专门为她定制的订婚礼服。”

    与孟蓁蓁同父异母,但却只比她小两岁的妹妹孟婉婉,站在梳妆台前,手里拎着湛家送来的定制礼服,往身上比划,声音欢喜甜美。

    湛柏祁没心情理会这些,他慵懒得斜靠在床边,盯着床头孟蓁蓁的照片出神,看来是找了许久都不见孟蓁蓁人,所以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至于他是担心孟蓁蓁的人,还是担心那三百万的赌债,这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半晌得不到湛柏祁的答复,孟婉婉不满的跺了跺脚:“柏祁,我跟你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湛柏祁回过神来,不耐烦地说:“我现在没心情想这些,你想穿就穿,不就是一件衣服么?”

    孟婉婉脸一沉,把衣服丢到一边:“行了,你别老是想着她了,既然她失踪了,你直接和我订婚不就好了么?”

    湛柏祁一听,坐直起来,正色道:“那不行,我和她的婚约是两家联姻,都已经公开了,怎么能变呢?

    我本来计划着先把她送给那死胖子抵债,来一招捉,奸在床,这样一箭双雕,既可以取消和她的婚约,还能落得一身轻松,然后过段时间再谈和你的婚事,

    现在她人不见了,我的计划都被打乱了。如果这时候公开我和你的事,那就是我背叛了她,我的名声就毁了。我爷爷肯定不会再考虑把湛家的继承权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孟婉婉也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,可她又不想这大好的机会白白流走,一旦湛柏祁和孟蓁蓁真的订了婚,她哪怕日后上位了,也会被人诟病是第三者插足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她的眼底闪过一丝狠戾:“柏祁,事到如今,我倒有个好主意,可以让你的计划都不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主意?”湛柏祁好奇道。

    孟婉婉走过去靠近湛柏祁怀里,得意地说:“给你派出去找她的人重新下令,改成:杀了她,让她永远都回不来。”

    湛柏祁一听,惊愕地推开了她:“你让我杀人?”

    “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,你欠的三百万我会和我妈说说,让她帮你补上。只要孟蓁蓁消失,你娶了我,这一切都不是问题,还是说,你舍不得那个第一美人?”

    听到孟婉婉愿意帮他补上赌债,湛柏祁笑了起来:“我怎么会舍不得那种木头似的女人?空有一张脸,既不如你善解人意,更不像你温柔体贴,娶老婆当然是娶你。你等着,我这就告诉他们,只要她消失,我就娶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对狗,男女真是狠心啊,可惜,恐怕没办法让你们如愿了!”

    孟蓁蓁从阳台外面推门进来,手里举着一只录音笔,把他们俩狼狈为奸的阴谋一句不差的都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湛柏祁和孟婉婉大惊失色,他们怎么都没想到,千万百计想要找的人,竟就在家里藏着。

    “蓁蓁,你,你怎么在这呢?你先听我解释……”湛柏祁心慌意乱,但觉得还能抢救一下。

    孟蓁蓁一声冷笑:“湛柏祁,你以为我还会任你摆布么?我爱了你五年,对你一心一意,你不光背叛我,找了我最厌恶的人,还把我送去抵债,你还想跟我解释什么?不如去***局解释吧。还有你孟婉婉,你想嫁给他,我成全你们,一起去牢里做一对患难夫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孟蓁蓁收起录音笔,朝着房门走去。

    孟婉婉发狠得大叫一声:“不行,不能让她走!”

    湛柏祁快步扑过去,孟蓁蓁听着脚步声到了身后,伸手拎起门后的棒球棒,转身对着他的头就是一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湛柏祁惨叫一声,倒在地上,满头鲜血,蜷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啊,柏祁,柏祁……”孟婉婉吓坏了,也不敢靠近湛柏祁,颤抖的手指着孟蓁蓁:“你杀人了,你杀人了!”

    孟蓁蓁笑道:“是你们先动手的,我是正当防卫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房门被人踹开,她们俩的父亲孟霖穿着睡袍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脸色阴沉吓人,二话不说,“啪”的一声,狠狠得给了孟蓁蓁一巴掌。

    孟蓁蓁毫无防备地挨了一耳光,身子撞在门框上,嘴角也溢出了血。

    孟霖一点都不心疼,大声呵斥道:“孟蓁蓁,你闹够了吧?事到如今我也不妨告诉你,孟湛两家联姻势在必行,就算你不愿意,婉婉也能嫁过去,但你要想搞破坏,就别怪我这个做父亲的对你无情。”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