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竟然是她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总裁爹地超凶的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?
确定
取消

第4章 竟然是她

    叶蓁蓁也看到了楼下的排场,只见四名冷面保镖在车门左右站定,打开车门,一个身材高大修长挺拔,穿着高定灰色条纹西装的男人走下车来。

    看着不过三十岁的样子,就能收购这么大一家公司,倒是年轻有为啊。

    从她的角度,她看不到男人的长相,只觉得他举止优雅,气度不凡,周围的高层看着他,似乎都很忌惮的样子,应该是个厉害角色。

    正想在网上搜索一下景瑞广告公司被谁收购了,怀里的小风忽然挣脱了她,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风,小风!”叶蓁蓁吓了一跳,以前小风从没有这样莫名其妙得从她身边跑开过。

    她赶紧追出去,就见电梯刚好上来,里面的员工还没有全走出来,小风就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等到叶蓁蓁跑到电梯前,电梯门已经关闭,楼层一路向下。

    叶蓁蓁转身冲进楼梯间,她也不知道小风会在哪一层下去,只好每跑一层就出去看看电梯停了没有,最后,愣是从七层跑到了一楼。

    “呼,呼……小风……”气喘吁吁的跑出楼梯间,叶蓁蓁立马就察觉到氛围不对。

    整个公司大厅鸦雀无声,门口众人恭恭敬敬的低着头,满头冷汗,大气都不敢喘,一股强大冷冽的威压震慑着在场的每个人。

    叶蓁蓁心“咯噔”一下,冒出一个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小风闯祸了!

    透过人群,她看到了小风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正抱着一个清贵矜傲的男人的大腿,两只小手紧紧的抓着人家的西装裤,小脸用力仰着,脸上充满了急切与渴望。

    那男人的脸紧绷着,硬朗的轮廓,立体分明,一双冰冷的眸,泼墨般的黑色,没有一丝杂质,却深邃得看不清半点深处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这,这谁家孩子?哪来的孩子?湛总真的很抱歉,是我们疏忽……”一名公司高层赔笑着,颤颤巍巍的上前,想要把孩子抱走。

    谁知这时,小风双眼泛起了泪花,小脸紧张的泛红,艰难的开口唤道:“爹地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稚嫩的童音,全场哗然,叶蓁蓁倒吸一口凉气,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小风说出“妈咪”以外的词!

    紧接着小声的议论声四起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这是谁家的孩子跑到这来认爹了,他倒不傻,知道找大BOSS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会真的是湛总的儿子吧?你看他们俩长得还有点像呢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啊,湛总还没结婚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……私生子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蓁蓁听不下去了,绕开了人群,冲到了最前面:“小风!”

    那位高冷总裁冷冽又充满探究的目光旋即射了过来,剑眉上扬,似看透了这无聊的把戏,顿时气场全开,周围的空气骤然降至冰点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助理打了个哆嗦,对保镖喝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赶紧把孩子带走。”

    两名保镖上前,正要去抓小风的手,叶蓁蓁先一步冲过去抱住小风:“不好意思,这是我的孩子,我会带他走的,我马上带他走。”

    小风人在妈妈怀里,可双手还是抓着那男人的西裤不放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一脸焦急的喊着:“爹地,爹地……”

    叶蓁蓁耐着性子哄道:“小风乖,这不是爹地,你先跟妈咪走好么?你挡到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小风不听,还是不停地喊“爹地”。

    叶蓁蓁露出尴尬的笑容,歉然道:“不好意思,我这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解释,旁边不知道谁说了句:“这该不会是个***吧?见谁都叫爸爸!”

    叶蓁蓁怒目而视,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:“谁说的!他才不是***!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瑟缩了一下,没想到这女人的眼神凌厉如刀。

    可周围的人没有因此就彻底闭嘴,反倒是议论得更热切了。

    叶蓁蓁变得更加急躁,她抓着小风的手,硬要掰开他:“小风,放手,听话,放手!他不是你爹地!”

    小风感受到了妈咪的怒火,很不甘心地放了手,但两只眼睛还是巴巴的看着那男人。

    张了张嘴,想要再叫一声爹地,却被叶蓁蓁捂住。

    这时,一只大手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叶蓁蓁盯着那只手愣了下,刚一抬头,不成想“黑云压顶”,那男人整个倒了下来,重重地压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哎?哎呦,来人,快点帮忙,他晕倒了!”叶蓁蓁支撑着他的身体,强撑了三秒不到,被彻底压垮。

    幸好小风被她第一时间推到了旁边,没有被压到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们全都没反应过来,大家看到的是老总抓住了那个女人的手,然后当众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……不太好吧?当老总可以这么色胆包天么?

    氛围好尴尬的,怎么人家孩子喊爸爸,老总就这么不矜持地压人家妈妈了呢?

    难道是想行使孩子爸的权利!

    可,这时间地点都不对啊喂!

    小风看到那宽阔的肩膀下,妈咪可怜得只露出了半个头,吓得目瞪口呆,然后便开始拽那个“庞然大物”。

    助理这才反应过来,大呼道:“少爷晕倒了,赶紧送医院,快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三点钟,睡了七个小时的湛黎辰,从医院VP病房里转醒过来,一双清冷的眸子环顾四周,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后,又看向了身边的助理顾斌。

    顾斌恭恭敬敬,又面露欣喜:“少爷,你醒了?***叫司马医生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跑了出去,不一会儿,司马医生就跟着他走进病房。

    司马澈是湛夫人曾琼亲自选的人,虽然很年轻,只有三十岁,但在脑神经领域却是泰山北斗一样的人物,被誉为云海市最年轻帅气的神经教授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名号司马澈表示不接受。

    自从四年前湛黎辰发生车祸之后,司马澈每个月都会对湛黎辰进行秘密检查与治疗。

    因为那场车祸对湛黎辰的脑神经损伤很大,他失去了所有记忆,同时也失去了味觉与嗅觉。

    “湛先生,你现在还有什么不舒服的么?”司马澈严肃问道。

    湛黎辰漠然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您这次的晕倒不是恶化反应,是不是当时有什么事***到了你?”司马澈猜测着。

    湛黎辰抬起头,深邃的眼底闪过一抹狐疑:“那个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爷,那女人和孩子就在外面,我已经派人查到了她的底细,您看……”顾斌恭敬的递过来一份资料。

    湛黎辰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竟是她?”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