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湛总喜当爹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总裁爹地超凶的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?
确定
取消

第5章 湛总喜当爹

    当年那位差一点就成了他侄媳妇的女人,后来湛柏祁出轨,那场订婚成为了泡影,她就也跟着失踪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这个孟蓁蓁已经改名叫做叶蓁蓁,是个在国外小有名气的摄影师,她还有个儿子,三周岁,但我没有查到孩子的父亲是谁,她的***上也还显示未婚,不过查到她在国外的生活很不检点,这个孩子八成就是个意外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资料上十余个男人的名字,均为叶蓁蓁的前男友,湛黎辰眼底露出了强烈的嫌弃之色,强烈到都可以让顾斌和司马澈察觉到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这位爷,往日里可是内敛深沉,永远让人猜不透,看***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湛先生,这位叶小姐,有什么特别么?”

    司马澈不知道当年孟湛两家的恩怨,不过看湛黎辰头疼的样子,她一定是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微微一叹,湛黎辰道:“跟她接触的时候,我闻到了一种香味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,他的脑海中也闪过了一些诡异的画面,只可惜只是一闪而过,他都来不及捕捉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然后便是剧烈的头痛,痛到令他昏厥。

    顾斌大惊:“闻到香味?少爷,难道说你的嗅觉好了?”

    湛黎辰迟疑了一下,司马澈掏出口袋里的风油精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湛黎辰淡淡地扫了他一眼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确实对风油精这种东西难得一见,司马澈没有过多解释,反正湛黎辰以后也用不到,便说:“这东西有很浓的薄荷味。”

    湛黎辰凑近闻了闻。

    顾斌一脸期盼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画面仿佛被按了暂停键,湛黎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少爷?”

    “闻不到。”湛黎辰眸色变得更深,深得如同望不到底的峡谷幽谭!

    司马澈作出分析:“看来这位叶小姐还真的有一些特别之处。照我分析,有两种可能:

    一是她身上的香水与您车祸时闻到的什么味道类似,所以潜意识中被您记住了,即便现在您没有嗅觉,在接触到潜意识中的味道时,也会感觉自己闻到了,

    第二种可能是,不是香水,是她这个人,与您所闻到的香味一起进入了您的潜意识中,所以会被您同步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说,当年车祸的时候,少爷要么遇到过她,要么就是遇到了与她用同款香水的人?”顾斌又总结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是车祸之后才被派到湛黎辰身边的,之前湛黎辰身边的人都被湛夫人以保护不周为名全部遣散了,所以顾斌对当***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没错,大概是这个意思。”司马澈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去查一下她用的什么香水?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湛黎辰阻止了顾斌。

    这四年来,他试过了各种治疗方法,用各种香味***他的嗅觉也是治疗之一,那么专业缜密的治疗都没有作用,一个落魄千金突然的接近就让他有了短暂的嗅觉,还晕了过去,这件事一定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湛黎辰沉吟了几秒,道:“把她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顾斌扫了一眼司马澈,应声:“是。”

    再次来到这个男人面前,叶蓁蓁心里仍然带着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她的紧张不是因为没见过什么大人物,而是感慨冤家路窄。

    刚刚在外面搜索了一下,她才知道,收购景瑞广告公司,被她儿子抱着叫爸爸的人,居然是湛黎辰!

    她曾经那位未婚夫湛柏祁的二叔。

    当年湛柏祁身败名裂后,老董事长湛思博被气病了,湛黎辰接管了湛家,为湛氏集团开疆扩土,成就了今日的霸业。

    早在以前她就听闻,湛黎辰是个厉害角色,他不但拥有天才头脑与敏锐的商业嗅觉,还从小就跟在老董事长身边耳濡目染,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能够准确地做出商业判断,为公司赚了几千万,被称作小财神,据说他看中的项目,从无失利。

    现如今,那位小财神已经二十九岁,明明长了一张足以祸国殃民的精致容貌,周身却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可怕气息,就如同天山之巅的雪莲,高洁神圣,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。

    他穿着修身白色衬衫,靠在床头,眉眼里宛若装了整片浩瀚星空,深邃幽冷,似有洞悉一切本质的力量。

    她费尽心思做的伪装,在他眼中,恐怕只是小孩子无用的把戏。

    小风见到他倒是挺自在,不客气地搬了凳子坐在他身边,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,关切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湛黎辰的视线转移到小风身上,眼神敛住了冷意,多了一分复杂难解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出了幻觉,叶蓁蓁竟觉得此时这表情的湛黎辰和小风还真的有一点像。

    “顾斌。”湛黎辰对着门外呼唤道,声音跟他这个人一样冰冷,疏离。

    顾斌赶紧进来,眼观鼻鼻观心,躬身:“少爷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带孩子出去。”

    小风皱着眉头,显然不愿意离开,无辜的大眼睛望向了叶蓁蓁。

    叶蓁蓁欲言又止,虽然不放心,但他们俩接下来说的话题,真的不太适合孩子在场。

    她挤出一个温柔的笑容,蹲到小风身边:“小风,妈咪口渴了,你跟着这个叔叔,去买冰激凌给妈咪好么?”

    小风犹豫了一下,又看向湛黎辰。

    叶蓁蓁也不想一直强调“这不是爹地”来***小风的情绪,只好妥协道:“买三个,小风一个,妈咪一个……爹地一个好么?”

    小风满意的点点头,跟着顾斌走了。

    顾斌临走时那表情,比吃了苍蝇还难受,他应该是怎么都没想到,一向不喜欢别人接近的高冷少爷,就这么轻易的接受了喜当爹的事实。

    目送小风走后,叶蓁蓁先松了口气,可转过头来,要独自一人面对这个可怕的男人,她心里忍不住又开始紧张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,她让湛柏祁身败名裂,也算间接的帮助了他上位,他们俩之间,应该没有多大的仇吧。

    缓缓地站直,叶蓁蓁示弱,低着头等他先开口发问。

    可等了许久,他都不吭声,就只是盯着她看,那眼神像手术刀一般要把她层层剥离,看得她浑身发毛。

    就在叶蓁蓁实在受不了他的注视,想着要不先说点什么的时候,他忽然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是自闭症?”声音依然平淡,却少了那种令人惶恐的冰冷感。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