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想走,没门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总裁爹地超凶的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?
确定
取消

第7章 想走,没门

    “多谢,湛总……”叶蓁蓁没有马上拒绝他的“好意”。

    为表感谢,她腾出一只手,伸到了湛黎辰面前。

    湛黎辰睨了一眼她的手,轻咳一声,拿出手机,装作很忙的样子。

    叶蓁蓁那一双杏眸精明的打量着湛黎辰的微表情,伸着手不动,执意要这样表示“感谢”。

    “湛总,多谢你的慷慨相待。”

    顾斌挡开她:“叶小姐,握手还是免了吧,时间不早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一握,搞不好还得让他家少爷再晕过去几个小时,这女人似乎在有意试探。

    叶蓁蓁明白了,收回手:“那,湛总好好休息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走到门口,叶蓁蓁又停住,故意问道:“湛总是个赫赫有名的大人物,应该不会用什么卑鄙手段,把我们孤儿寡母交到孟家或者湛柏祁手上,谋取利益吧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不用湛黎辰回答,顾斌就气呼呼地说:“叶小姐想多了,湛总不屑于做那种事,让你留下上班,不过就是可怜你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叶蓁蓁淡淡的一笑,转身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湛黎辰的命令,顾斌不敢违背,不管叶蓁蓁怎么说,他还是执意送她们***回家。

    到了那栋连电梯都没有的老旧居民楼楼下,叶蓁蓁抱紧了小风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顾助理,再见。”

    她从顾斌身边走过,径直走向单元门。

    顾斌刻意使劲儿闻了闻,在她身上没有闻到任何香水味。

    但为什么偏偏湛总就能闻到香味?

    他快走两步,一边替叶蓁蓁打开单元门,一边问:“叶小姐用的什么香水?”

    叶蓁蓁微微一怔:“我从来不用香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医院,顾斌就把这个***告诉了湛黎辰。

    湛黎辰也猜到了会是这样,因为他也试过了,叶蓁蓁在他身边的时候,不管距离多近,他都闻不到味道,只有两人接触的时候,他才会闻到,然后很快就会晕倒。

    快到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抗。

    “顾斌,再详细地查一次。”湛黎辰严肃地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顾斌也嗅到了危机感,这样一个女人的出现,简直就是湛黎辰无敌路上过不去的坎啊,万一这个bu被一些有心人发现,加以利用,后果真的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少爷,我会派人去查叶蓁蓁四年前到现在接触过的每一个人,也会派人留意她的一举一动。”

    有危机感的不光是他们,叶蓁蓁同样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回到家,安置好了小风,她就开始搜索有关湛黎辰的一切。

    可惜这个人太过神秘,网上对他的介绍少之又少,网友发布的那些又真假难辨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叶蓁蓁只好拿出手机,找她觉得在豪门圈里混得还不错的那个人,发了条微信:“你知道湛黎辰么?”

    可能是时差关系,那边过了一个小时才回复:“知道啊,长得很一般,都不及我的四分之三,亏得头脑还不错,才算混出点样子,

    别看他现在风头高,那是因为我还没回国,等我回去,就没他的事了,怎么,你又看上他了?奉劝你一句,他可不像我懂得怜香惜玉,惹上他,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字里行间满满的醋味,叶蓁蓁放弃了找他询问,手机扔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在她的印象里,湛黎辰的母亲曾琼,是老董事长湛思博的第二任妻子,与湛思博的长子湛开诚之间本就是面和心不和的关系,湛柏祁受父亲影响,对这位二叔也没有很尊敬。

    再加上湛黎辰抢了他梦寐以求的湛氏总裁位置,又做得这么顺风顺水,他们之间的关系就算没有到势同水火的份上,也不会亲密无间到什么都说吧?

    哎呦,这都是四年前的事了,叶蓁蓁也不能确定如今湛家内部的关系如何。

    如果是她只身一人,她谁都不怕,可现在她有小风,就不得不多顾虑一些。

   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今天两次碰到湛黎辰,他都两眼一闭就晕倒,这是巧合么?

    还是说,他病娇的身体不能碰女人?

    第一次两人接触是意外,那时候他显然是不知道一碰到她就会晕倒,所以他不可能是因为不能碰女人。

    第二次两人接触是他主动的,他在试探。

    第三次,她主动伸出手的时候,他却不愿意与她接触,是他心里已经有了***。

    他,不能碰她!

    叶蓁蓁越想越觉得不安,虽然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缘故,还是果断拿起手机,点开网页开始购买机票。

    然而,她这一行为,顾斌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,上报给湛黎辰。

    湛总冷笑:想走,没门。

    在他搞清楚这女人到底为什么能影响他之前,她必须待在他的眼皮子底下!

    “哎?***信息不符?”叶蓁蓁要疯了,试了许多次购买机票,一直显示***信息不对。

    不光她的不对,小风的也不对,前几天她们回国的时候还一切正常的。

    完了,这一定是湛黎辰不想让她跑掉。

    生在豪门中,她太清楚那些权势可以通天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眼下逃也逃不了,她只能寄希望于湛黎辰的那个秘密上,希望他有所顾忌,不要伤害她们***俩。

    可如果湛黎辰是个像她父亲孟霖那样的狠辣之人,面对微不足道的顾忌,恐怕只会除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她该怎么做,才能保护小风?

    一夜难眠,叶蓁蓁感觉自己又落进了一个网里,越挣扎越致命。

    转天一早,也是叶蓁蓁正式上班的第一天,她迟到了。

    原因是小风早上醒来没有看到爹地,很不高兴,早饭都不吃了,******。

    叶蓁蓁跟他讲了一路道理,说昨天她指的是来这个城区找他爹地,而不是说楼底下那个人就是他爹地,那个人不是他的爹地!

    他沉着一张小脸就是不听。

    叶蓁蓁也没办法,给他做了三明治装在包里,牵着他走进公司。

    经过昨天那么一场精彩的认亲大戏,今天内心强大的她,还能若无其事的上班,同事们可不会因为她的若无其事,就嘴上留情。

    电梯里,一个穿着红色短裙的女人,毫不避讳的大声说:“哎呦,是不是真的以为自己要成为总裁夫人了?迟到了快一个小时呢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跟班附和着:“就她这幅穷酸样子还总裁夫人?给总裁擦鞋都不配,仗着有个漂亮的儿子,整天带在身边招摇撞骗,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。”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