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小风想爹地了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总裁爹地超凶的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?
确定
取消

第9章 小风想爹地了

    杜晓柔上前赔笑:“秦经理,我是摄影一部的杜晓柔,这位是我们主管叶蓁蓁,关于今天派给我们的任务,叶主管有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秦沫怡扫了叶蓁蓁一眼,不耐烦道:“什么问题?项链已经给你们送过去了,赶紧拍不就完了么?”

    叶蓁蓁确定她没有认出自己,便把珠宝盒往她桌上一放:“秦经理,我初来乍到,对工作流程还没有熟悉,你直接把价值几千万的拍品交给我来拍,我担心无法胜任,不如给我点别的任务,将这项链交给经验丰富的二部去拍吧。”

    秦沫怡看了看那珠宝盒,态度变得更加恶劣:“交给你们的任务都是走过流程的,二部还有他们该做的事,你们今天的任务就是拍这条项链,公司聘请你来不是让你来养尊处优的,觉得无法胜任,那你就滚。”

    叶蓁蓁眯着眼,似笑非笑,让她走,她还巴不得呢。

    “好啊,那就请秦经理到人事科那边帮我走个辞退流程,另外,我对‘滚’这个动作不是很了解,还请秦经理亲自给我示范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沫怡一愣,没想到她还真要走,难道是被她看出了什么端倪?

    不应该啊,一个毫无背景的穷酸女人,怎么可能鉴别得出珠宝的真假?

    出于心虚,秦沫怡的态度没有再强横下去:“你少给我耍嘴皮子,任务已经派给你了,你就是想走,也得拍完再走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,她是早知道项链出了问题,所以执意要把黑锅甩出手。

    而叶蓁蓁这种新人,一没有靠山,二没有人脉,最适合背锅。

    “行,我拍,但请秦经理把这条项链所有资料拿给我,还有,它是什么时候被送到公司的?经手人是谁,公司内部又有什么人接触过它?”

    秦沫怡盯着叶蓁蓁那张土黄土黄的脸僵了几秒,拍桌子站起来:“你不过就是一个摄影主管,问那么多干嘛?你以为你真是总裁夫人了啊?”

    “总裁夫人不敢当,我只是知道小心驶得万年船,这么贵重的项链,被随意的扔到一部,我不来问清楚,万一有点什么闪失,我可担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秦沫怡嗤笑,低声道:“这条项链是前任总裁接手的,他已经走了,经手的人也都被裁员,现在它是派给你的任务,到了你的手上,它不管出了什么事都该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叶蓁蓁瞪着她,眸光凛凛:“秦经理厚爱,我一个小人物,实在担不起几千万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你担不起也得担,不是有本事用这小兔崽子兴风作浪么?那就好好想想,怎么用他钓个几千万上来吧。”秦沫怡满眼鄙夷的说道。

    叶蓁蓁点点头,拿着珠宝盒退后了两步:“我明白了,这是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秦沫怡一脸懵,今天在电梯上她好像也是用这种语气说了这么一句,她到底什么意思?

    叶蓁蓁没有理她,带着小风和杜晓柔走了。

    来到电梯前,叶蓁蓁问杜晓柔:“湛总的办公室在几楼?”

    “啊?蓁蓁姐,你还要找湛总啊?这……是不是事态很严重呀?这个项链到底怎么了?它真的价值几千万吗?”

    她打断杜晓柔:“你就告诉我,湛总的办公室在几楼!别的你不用管了,回办公室去吧。”

    杜晓柔答道:“在10楼。”

    叶蓁蓁带着小风登上电梯,上了10层。

    总裁办公室门前,叶蓁蓁又见到了一身西装,严谨衷心的顾斌助理。

    “叶小姐,你怎么来了?”顾斌迎上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,小风想爹地了。”叶蓁蓁没有马上据实相告,而是把小风推到了顾斌面前。

    顾斌就无语了,什么就想爹地啊,这年头认爹就能梦想成真么?如果是这样,我还想叫湛总爸爸呢!

    “湛总正在开会,没时间见你们,最重要的是,湛总还是单身,老婆都没有,哪来的孩子,请你不要再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小风见“爹”心切,直接挣脱了叶蓁蓁的手,像只脱缰的小马,冲向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顾斌没想到小孩子的腿脚这么利索,他想要阻止都没有来及,等他和叶蓁蓁一前一后冲到门前,小风已经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叶蓁蓁赶紧跟进去:“小风,慢点!”

    小风头也不回,一双黑亮的眼睛望着湛黎辰,直接扑进他的怀里,这是有了“爹”就忘了娘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而坐在餐桌前,穿着一身黑色西装,优雅英俊,如同油画中贵族王子那般清贵的湛黎辰,被小风一抱后,脸色铁青,身体僵硬,显然是被杀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小风与他妈妈不同,不会让他当场晕倒。

    看着小风黑白分明,天真无邪的眼眸中,满满的都是对自己的依恋,湛黎辰被打扰的怒火压下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顾斌惶恐的低下头认错:“少爷,是我失职,我没有拦住她们。”

    小风抬起头,生涩道:“妈咪,想爹地,小风也想爹地!”

    靠!

    叶蓁蓁只想让儿子帮忙冲破门,没想到他还自导自演,自由发挥上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是他第一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,虽然是这么不靠谱的话,叶蓁蓁心里依然是感动又震惊的。

    然而,这种心理波动没有持续太久,叶蓁蓁很快就感觉到脸上仿佛被冰刀划过一般,冰冷彻骨。

    “哦?是这样么?”

    语气是疑问,但那眼神却笃定的认为,她又在教唆儿子刻意接近他了。

    叶蓁蓁尴尬的一笑,解释道:“小风是真的想你了,早饭都不肯吃,非要来见你,我顺路过来跟你说件事,并不是想你,你别误会,我对您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扫了一眼桌上摆着牛排与精美的配菜,还有旁边待命的厨师,叶蓁蓁心里暗暗吐槽。

    吃饭就吃饭,说什么开会,这是在和牛排开会,还是在和厨子约会不想让人知道?

    她哪知道,厨师文海是曾琼派来的人,自打湛黎辰丧失味觉与嗅觉之后,他的饮食就要有专人服务,以免他吃到不新鲜或者调味过量的不健康食物。

    在湛黎辰身边服务了四年,文海即是厨师,也是曾琼的眼睛,今天这情况,完全超出他的脑容量了,谁能想到高冷矜傲,俊美如天神一般的湛总,居然会和这样一个女人,有了个这么大的孩子?

    这可是天大的丑闻啊!
Top